流通之星
全国客服电话
400-6929-278

执业药师“数字化监管”能否有效

发表时间:2021-06-03 09:52作者:鑫谊科技

图怪兽_1bb126111cd719a1cd5b8150f0cfaac5_22880.png

通过数字化监管,虽然可以改善挂靠行为,但执业药师定位的尴尬以及执业药师是否能够真正发挥作用等后续问题,远不是通过执业药师APP打卡就能解决的。


执业药师的违规行为已成为老生常谈的话题,其中最为严重且屡见不鲜的是“挂证”行为,也被称之为“影子药师”。即具有执业药师资格证书的人在药店兼职,但平时不在岗,只有监管部门检查的时候才会出现在药店。近些年国家层面也出台不少执业药师监管政策,然而“挂证”行为屡禁不止。随着数字化的不断发展,近期浙江省瑞安市研发出“执业药师监管APP”,通过“数字化”赋能推进市区药店监管。



“刷脸打卡”+GPS定位

瑞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通过大数据精准监管药店,以“人脸识别+GPS定位”方式,实现对执业药师在岗、串岗情况的靶向监管。具体来看,执业药师的人脸数据采集、身份绑定以及位置获取,将主要由考勤APP完成。在审核通过后,执业药师可以“刷脸”完成每日考勤。与此同时,市场监管部门的执法人员还会使用移动执法终端,对店内执业药师在岗、在职情况进行远程随机抽查。在“刷脸打卡”管理基础上,市场监管部门还将通过综合考勤结果,分时、分类、分区统计驻店药师在岗情况。如果药店营业后长时间无药师打卡,或者打卡药师不在注册的药店内,系统后台将自动显示预警,执法人员可以在核查后进行依法处置。


通过监管APP,在处方上传方面也得到了双重保障,执业药师在销售处方药后,需实时通过监管助手APP上传处方单,每次上传处方单前均需再次进行人脸识别验证,监管人员可在线查看处方单的详细内容,及时发现异常。

其实,结合互联网技术实现监管功能并不是近几年才出现的。早在2017年,就有业内相关人员在座谈会上提出了执业药师监管APP的开发问题。对于此项APP的功能,也有人大胆设想:执业药师注册执业即可下载APP,每天上班用指纹登录打卡,同时定位签到,签到位置必须和注册时签到地址一致,早中晚签到3次等。

但是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些举措会激化监管矛盾。毕竟监管的目的在于双方共同努力,以达到让消费者合理用药的目标,而不是激化矛盾。

然而时隔多年,随着“互联网+监管”时代的到来,瑞安市数字化监管药店并非先例,放眼全国,宁夏、宁波市、哈尔滨市等地都已悄然兴起了数字化监管。

从2019年12月起,宁波市内3142家零售药店全面实施“阳光药师”考勤制度,所有注册在店的执业药师必须通过考勤APP按时到岗刷脸打卡。同时,宁波市还将“阳光药师”考勤数据纳入个人及企业信用档案,信息直接推送至其他相关政府部门、金融机构、行业协会商会。

去年二月初,黑龙江哈尔滨市就组织全区各家药店陆续进驻“智慧药店”监管平台。药店只要下载这款APP,在日常售药中通过一张“五定”防伪照片,对“时间任务、地点、电话姓名、谁拍的、在干什么”真实有效记录,监管人员就可以实时查看购药信息,实时掌握药店消杀、顾客登记、测温等各项防疫措施是否到位,药店各方面管理是否符合规范。

同年7月底,宁夏药监局印发的《关于开展“阳光药店”工程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明确,将用3年时间在全区药品零售监管领域实施“阳光药店”工程。据悉,“阳光药店”信息系统包括监管PC端和移动端、企业PC端和移动端、公众端手机APP和微信小程序,其中监管端可以实现药品进销存智能监控、药品召回信息管理、执业药师在岗智能监测、重点药品销售信息智能监测、温湿度信息智能监测、药品经营风险预警、远程监管信息管理等功能。


“数字化监管”能否有效

外界对于执业药师的数字化监管褒贬不一。从正面来看,这一创新的管理方式无疑将极大提升监管部门的监管效率。不仅如此,执业药师考核结果的充分利用将加大违规惩罚的威慑力度。但也有人担忧,“通过数字化监管,虽然可以改善挂靠行为,但执业药师定位的尴尬以及执业药师是否能够真正发挥作用等后续问题,远不是通过执业药师APP打卡就能解决的。”

据国家药监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数据,截至2020年10月底,全国通过执业药师资格考试合格人员116万余人,执业药师注册人数为56万余人—其中,注册于药品零售企业的执业药师51万余人,占注册总数的90.9%。已配备执业药师的药品零售企业约39万家,占药品零售企业总数的74.4%,约70%的执业药师分布在城区。

从数据来看,执业药师人数已达到每万人口4人的目标要求,单看数量,似乎满足了零售企业配备要求,但真正在岗的执业药师数量偏低,主要原因在于酬劳偏低。从人才招聘网站获取的数据显示,执业药师在一线城市薪资水平为6K~10K/月,而在二三线城市普遍薪资为4K~6K/月,可见执业药师工资低、地位低一直是未被解决的痛点。

在甘肃执业药师协会会长杨贵元看来,打击执业药师“挂证”行为,从“外”要推进数字化监管和惩处措施,从“内”要让执业药师真正回归药学服务,才能发挥价值。改变执业药师的收入模式与评价模式,要从就业环境、社会认可度等方面着手。

有执业药师坦言,执业药师社会认可度不高,一般考取执业药师资格后,就可以选择在医院或药店工作,但目前很少有医院重视执业药师在医疗活动中的作用,执业药师不仅很难参与医生处方的监督调配,同时也无法为患者提供有效的用药指导,有些甚至仅仅是充当药房“抓药人”的角色。

虽然执业药师目前在就业环境、收入等方面都面临困境,但在瑞安市某连锁负责人看来,数字化监管落实还是能够起到一定作用的,至少在行政规范手段上更严格的打击了执业药师“挂靠”行为。